小草手机app哪里下载

幫著許雲凡挑好食材,蘇墨晚又把人拉瞭出去,說要許雲凡給她講講演戲。

在蘇墨晚看來,看書太慢瞭,雖然書還是得看,但顯然聽許雲凡講可以瞭解得更快,有捷徑幹嘛不走!

許雲凡也感受到瞭她濃厚的興趣,驚疑不定道:“你,你問這些幹什麼?”

蘇墨晚往大廚房門口瞥瞭眼,壓低聲音,賊兮兮問:“聽說演戲很賺錢,是不是真的?”

“……與普通人相比,可以算很賺錢。”許雲凡也往大廚房門口看瞭看,沒有故意遮掩音量,“但是和墨閑哥比起來,這點錢不算什麼。”

這個回答出乎瞭蘇墨晚的意料。

她愣瞭愣。

“你說什麼?他賺錢比你還厲害?”

“那當然。”

許雲凡大概猜到瞭她這樣來興趣的原因,頓時哭笑不得,“我賺一年的錢,頂不上墨閑哥半個月。”

粗略算瞭算,這是二三十倍啊!

蘇墨晚的眼睛立即就睜圓瞭。

正好蘇墨閑從廚房出來,她嗖一下從沙發上彈起,如離弦的箭一樣,奔到瞭蘇墨閑邊上。

“怎麼瞭?”

蘇墨閑掀瞭掀眼皮。

小神經一手撐在瞭墻壁上,將他攔住瞭,很有土匪打劫的架勢。

“我聽許雲凡說,你賺錢比他厲害多瞭?”蘇墨晚壓低聲音。

蘇墨閑淡淡反問:“這還用說?”

“那你!”

感覺到調子起高瞭,蘇墨晚趕緊降下來:“那你先前怎麼不告訴我?”

小神經的神情,充滿瞭震驚。

沒看錯的話,還帶著幾分膜拜?心頭驟然升起一股豁然開朗的暢快。

蘇墨閑低眸睨她:“有這個必要?”

“當然有!”

蘇墨晚激動不已,閑著的那隻手忙抓瞭他胳膊,“快說說,你是怎麼賺錢的?能不能帶我一起?我不演戲瞭,我跟你混怎麼樣?!”

蘇墨閑輕輕撩開她的手。

“有個詞叫人中龍鳳,要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像我一樣賺錢,那天底下就沒有窮人瞭。”

稍微停頓,蘇墨閑打擊道:“你沒這個資質。”

“喂!”

蘇墨晚瞪眼,當面被鄙視,感覺真不好,頓時不服氣道:“我怎麼沒有資質瞭?我還不夠聰明麼!”

“你要是真覺得自己聰明,正好,拿著,這個給你。”

蘇墨閑把手裡的創可貼給瞭小神經,然後把左手中指豎瞭起來,成功讓她看見瞭那道細小的切口。

隻見小神經眨瞭眨眼。

“這是切到手瞭?”

“嗯,就用你手裡的東西,給我包紮。”

“你不是會廚藝嗎?怎麼還能切到手?”小神經居然開始鄙視他,“還說我沒有賺錢的資質,你做菜的資質也不怎麼樣!”

說歸說,蘇墨晚還是研究起來。

她沒見過這玩意兒,但她腦子靈光,一看長條形的,就知道可以貼在手指上包裹著,可她比劃瞭幾下,也沒能貼上去。

不等小神經認輸,蘇墨閑就拿瞭過來,撕開之後又遞回給她。

蘇墨晚摸瞭摸,粘粘的,立時就懂瞭。

片刻之後,她還真像模像樣的給蘇墨閑貼好瞭。

末瞭還感嘆道:“真方便!”

不用看都能知道許雲凡一定留意著這邊的動靜,蘇墨閑道:“去把你的蝦吃完,咱們就開始煮火鍋。”

說完,他叫許雲凡:“上去換身衣服。”

許雲凡立馬就過來瞭。

為瞭能盡快吃到火鍋,蘇墨晚一口氣把剝好的大半盤蝦子解決幹凈瞭。

她又撈瞭一隻出來。

這時候蘇墨晚才意識到,剛剛那半盤應該是蘇墨閑剝瞭好一會兒的成果。

這樣的兄長,真是太細致貼心瞭!

二哥也對她好,但從來沒有細心到這種程度,她忽然羨慕起蘇墨閑的妹妹來。

從小到大都被這樣的哥哥寵著,真是幸福得不得瞭。

托瞭長相的福,她現在也能占便宜享受蘇墨閑的寵愛瞭。

這樣一想,蘇墨晚就有點舍不得瞭。等三年期限一到,她就能回雲墨。到時候沒瞭蘇墨閑這樣寵人的兄長,她會不會不習慣?

嘬瞭嘬手指頭,蘇墨晚摸向自己肚皮,似乎已經長瞭一層肉……

霍庭梟是故意等到快開飯才換衣服進去的,他臉上掛瞭彩,看在蘇墨晚眼裡格外快意。見許雲凡冷著臉,看都不看霍庭梟一眼,蘇墨晚擠兌道:“你不是許雲凡的義兄嗎?上次他都護著你,這次怎麼親自動手打你瞭?看來你們的兄弟情也走到盡頭瞭啊。

霍庭梟隻笑不語。

許雲凡卻好像被這句話刺到一樣,臉色變瞭變。他暗暗留意瞭一下墨閑哥,見他面色沒什麼異常,更提心吊膽瞭。

為瞭能顯出陣營,火鍋開始之後,蘇墨晚就忙前忙後獻殷勤,給許雲凡夾完菜又給蘇墨閑夾,獨獨忽略霍庭梟。

霍庭梟不介意,還讓她給兩人多整點扇貝,說是大補。

聞言,許雲凡的臉色更不好瞭。

一頓飯,吃得心思各異,隻有蘇墨晚吃得香,依依不舍放下筷子的時候,肚皮又鼓起來瞭。

蘇墨閑吩咐女傭準備兩間客房。

許雲凡欲言又止,霍庭梟笑著道:“準備一間就行。”

就在許雲凡臉色生變的同時,霍庭梟繼續道:“我就不打擾瞭,傢裡還有點事,得盡快趕回去,借你的飛機一用。”

蘇墨閑不著痕跡掃瞭掃兩人,“那就不留你瞭。”

小神經又撐得扶墻走,蘇墨閑隻好先把她送上樓,又喂瞭好幾片消食片。

蘇墨晚躺在自己小床上,抱著肚子道:“這樣吃下去,我會胖成豬的吧。”

這話倒是提醒瞭蘇墨閑。

已經大魚大肉喂養瞭好幾天,應該有點成效瞭。

於是他把小神經拎到瞭智能電子秤上。

屏幕上顯示,體重:50.0KG。

居然絲毫沒有變化。

怎麼可能?

蘇墨閑朝小神經下命令:“把鞋子脫瞭。”

蘇墨晚乖乖照辦,撐得彎不下腰,她隻好左腳幫右腳,終於把鞋踢瞭。

詭異的事發生瞭。

隻見屏幕上顯示的數字,絲毫不變!

兩隻運動鞋雖然輕便,但少說也有0.2KG,怎麼可能半點沒變化?

蘇墨閑眸色變得凝重,讓小神經又穿上鞋。蘇墨晚嫌折騰,抱怨道:“到底穿還是不穿?你故意消遣我啊?”

嘴上這麼說,但蘇墨晚還是照辦瞭。

她穿完鞋再上稱,示數仍舊沒有變化。

這是除瞭上次的骨齡之外,第二件無解的詭異之事瞭,蘇墨閑正皺眉思索,小神經忽然撲到瞭他背上。

毫無防備之下,差點沒站穩。

小神經勒緊他脖子,撒嬌道:“墨閑哥,我吃多瞭有點走不動,你背我過去吧?”

蘇墨閑穩住瞭,卻站著沒動。

“我說過,不準你這麼叫。”

蘇墨晚認真想瞭想,厚著臉皮道:“那,墨閑哥哥?”蘇墨閑:“……”

本王不吃軟飯

小草手机app哪里下载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