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oadc年龄确认十八

  

玄世璟進瞭天牢,順利的見到瞭在牢房之中氣定神閑的打坐的李淳風,牢房裡的人對待這位李道長還是很不錯的,給他準備瞭一副棋在裡頭解悶。

之前玄世璟去觀星臺見李淳風,每次去都能見這傢夥坐在棋盤前自己與自己對弈,如今在牢房裡,看來與在觀星臺的日子過的也差不多,自己跟自己玩兒,倒是不寂寞。

到底是修道之人,心思能靜得下來,能夠忍受得瞭寂寞。

聽到牢房門口的鎖鏈聲音,李淳風朝著這邊一看,看到是玄世璟,嘴角露出一個微笑。

“貧道就知道玄公會來。”

玄世璟走進牢房,示意牢房的守衛先回避一下,自己則是坐在瞭李淳風的棋盤對面。

“道長對本公還真是有信心啊。”玄世璟笑道。

李淳風笑瞭笑:“若是對玄公的為人沒有信心,那當初貧道斷然不會答應玄公的條件,無論對於道門來說是多大的一件好事,若是命沒瞭,什麼好事都看不到,玄公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本公原以為怕死的就隻有袁天罡道長,沒想到李道長也是個惜命的。”

玄世璟的這句話,倒是帶瞭幾分打趣瞭,順帶著連袁天罡也給損瞭進去。

“非是惜命,隻是覺得事情有值得和不值得一說罷瞭,道門的興盛,不急於一時,若不激進,可從長遠慢慢盡力而為,為瞭一時激進而丟瞭性命,此乃不智之舉。”李淳風說道。

自前年李二陛下在肅清長安城周圍的佛寺之後,佛門的聲望在大唐算是遭遇瞭一個斷點,比之之前,衰敗瞭太多,而這個時候,也讓一些人看清楚瞭道門的無欲無爭。

當初玄世璟曾對李淳風說過,那個時機,道門不爭不搶,才是上上之策。

果然,玄世璟的話,應驗瞭。

那個時候道門沒有出面扯什麼大旗,在那場風波之中算是躺贏瞭,但是日道門如何,還是需要道門的那些道士自己去努力的。

在玄世璟看來,道門不如佛門的香火多,名氣大,也是受道傢的思想所影響。

若說兩者都是企業的話,那道門就是正常的公司,佛門就是搞傳銷的,在沒有限制的情況下,不能說誰強誰弱,隻能說誰的名氣大,誰的攤子鋪的大而已。

玄世璟點點頭,認同瞭李淳風的說法。

“玄公若是不嫌這天牢臟亂,可否陪貧道手談一局?”李淳風邀請道。

“好。”玄世璟應聲,盤膝面向棋盤,擺好瞭架勢。

兩人收瞭棋盤上的棋子,一人執白,一人執黑,你來我往的在棋盤上較量瞭起來。

“倒是還有一件事本公好奇。”玄世璟說道。

“玄公但說無妨。”李淳風落子。

“每次見李道長的時候,李道長總是守在棋盤邊,與自己對弈,這是李道長的興趣愛好,還是真能從這一盤棋當中看出些什麼?”玄世璟問道。

玄世璟覺得李淳風這個人在道法之上,還是十分有深度的,讓玄世璟看不明白,而且玄世璟對道一說,也算是比較有興趣瞭,若說信,子不語怪力亂神,自己好歹也是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華,接受科學教育的人。

但若說不信,自己莫名來到大唐還帶著前世的記憶這算是怎麼回事?即便是沒有自己,那李淳風的那本推背圖又是怎麼回事兒?

所以道之一說,玄之又玄。

“玄公何時對貧道的棋盤感興趣瞭?”李淳風笑道,但仍舊是回答瞭玄世璟的問題:“算是興趣愛好,但也如玄公所說那般,有時候,從棋盤之上看些東西。”

圍棋稱弈,到如今的大唐,已經傳承瞭將近兩千年瞭,“堯造圍棋,丹朱善之”,若白: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

“棋盤縱橫十九線,三百六十一點,當中又有九處圓點,此九處圓點,又為星位,中央星位稱作天元,一張棋盤,看似簡單,卻是包羅萬象,貧道啟蒙學棋、修道,直到現在,大半輩子研究道法,半數都在這一張小小的棋盤之上。”李淳風說道。

李淳風的道法,一半在天,一半在地,天指的是天象,而這地,指的就是這小小的一方棋盤瞭。

“這一張棋盤是不會變的,能夠變換的,就隻有棋局,棋子也不會便,就是一小小的棋子,但是放在什麼人的手裡,放在什麼位置,會經歷一個怎樣的過程,最後會得到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都是不盡相同的。”

“棋局的結果無非三種,勝、負、平。”玄世璟笑道:“這樣看來,最為值得期待的,還是這當中的過程啊。”

“對,也不對。”李淳風笑道。

“請道長賜教。”玄世璟落子,目光看向瞭李淳風。

兩人在牢房之中你來我往下瞭一盤棋,一邊聊一邊下棋,花費瞭大半個時辰的功夫,除卻剛開始玄世璟進來的時候兩人提起過一兩句那件事之外,剩下的便隻是玄世璟與李淳風在請教道法。

李淳風也是一副高人模樣,不慌不忙,因為他知道,既然玄世璟來瞭,那玄世璟就會管這件事兒,或許,自己離著離開這天牢的功夫,不遠瞭。

算命的人不會給自己算,但是不妨礙李淳風偷摸兒的給玄世璟算上一卦。

玄世璟離開瞭天牢。

玄世璟上午去過天牢,下午這消息就傳到瞭李二陛下的耳朵裡,玄世璟也沒有著急回東山縣莊子上,而是在長安城留瞭下來,又去拜訪瞭李泰和李恪,從他們那裡也打聽瞭不少消息。

兩人都是親王,如今在長安城之中,仍舊沒有就藩,他們所知道的消息不會比盧國公程咬金少到哪裡去。

所以說這一趟走下來,玄世璟還是挺有收獲的。

到瞭下午,玄世璟才騎著馬帶和常樂一同回到莊子上。

至於李淳風的事情,現在玄世璟所掌握的信息不多,也不能貿然行動,但是玄世璟相信,這件事的背後一定有一個推手,故意去將這件事給捅破。

大唐第一少

adc影院oadc年龄确认十八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