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社区app官网

九月二十七日,陰歷八月三十日,日歷上有說,宜嫁娶,適合遠行。

一輛從龍川市開往東北吉安市的快列上,陳永華坐在六十五車廂的一個座位上,靠窗而坐,這一趟因為是出遠門,路程太過遙遠,陳永華等人就沒有選擇做私傢車前往,而是選擇瞭坐火車,

這一列火車上,坐的是葉天南,麻雀,豹子,猴子,黑鷹和楊吉,加上陳永華和崔岷植一共八人,至於瘋狗的話,最終陳永華還是沒讓沒他跟著自己一起前去東北,而是讓他繼續待在龍川市,調兵遣將,這樣一來的話,不但可以暗中保護蘇可兒,也可以成為陳永華這一行人提供後勤保障。

這列車廂中,一共有七十多個車位,豹子和猴子坐在前頭,黑鷹和麻雀坐在後頭,葉天南和楊吉坐在中間,陳永華跟崔岷植坐在一起。

陳永華坐在靠窗的位置,視線透過車窗玻璃,看往外面的景色,想起今早在火車站和蘇可兒,露絲還有秋傢姐妹以及孟詩詩等女孩子分別的時候,傢裡面的幾個女子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帶著絲絲的不舍,陳永華心中也很不好受。

以前在境外執行任務的時候,常年奔波在生死邊緣上,身邊的兄弟一個接一個的倒在異國他鄉,陳永華的心思早就鍛煉的堅硬如鐵,對於生死早就看淡瞭,可在回到龍川市後,身邊多瞭形形色色的女子後,陳永華那顆堅硬的心卻被身邊的女子的柔情融化,變得正常起來。

這一次離開龍川市,卓寶兒,許伊和楚緣原本是打算來車站送自己的,可陳永華卻沒同意,說瞭好一大推好聽的甜言蜜語才把寶兒和許伊給勸住,畢竟身邊已經有這麼多女孩子來替自己送行瞭,如若寶兒跟許伊過來瞭,那真的就會弄的一團糟瞭。

在臨走之前,陳永華分別給薛琴和徐萌萌打過電話,前者跟自己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後者畢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臨走前,要是招呼也不打一個的話,那真的有那麼一點說不過去瞭。

薛琴聽到陳永華要前往東北,也沒詢問陳永華去東北做什麼,隻是讓陳永華自己小心點,說有時間的話,她會去看陳永華的表姐的。

有瞭薛琴的保證後,陳永華的心放下瞭很多,如今表蘇可兒身邊明面上有秋傢姐妹和露絲在保護,暗中有瘋狗安排的五十個經過麻雀訓練出的兄弟守衛,再加上薛琴的市重案組警力,隻要來的不是化勁高手,表姐蘇可兒基本上沒什麼危險。

解決瞭後顧之憂後,陳永華這才有信心前往東北。

坐在火車上,很是無聊,畢竟車廂就這麼大,空間也比較小,陳永華想瞭會事情後,便瞇著眼睛,打算睡一會兒,這一趟從龍川市到東北吉安市差不多要一天一夜,這麼長的時間,不睡覺的話,真的很難熬。

昨晚,孟詩詩主動走進自己房間,跟陳永華纏綿瞭半夜,陳永華有段時間沒有碰女人瞭,精力比較旺盛,一個晚上消耗瞭不少體力。

這男女之間最原始的工作,並不因為陳永華修煉過長生訣便會變強很多,古人說的好,隻是累壞的牛,沒有耕壞的田,男人在這方面總會吃虧的。

迷迷糊糊之間,陳永華就睡瞭過去瞭。

在夢中,陳永華又想起瞭當初把清白身子交給自己的柳如煙,還有柳如煙離開自己的那晚上在信箋上寫的那行字。

這一覺陳永華睡的很不踏實,當陳永華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瞭,這列火車從龍川市發車的時候,是早上八點,而現在已經到瞭中午十二點多瞭,火車也早已經開出龍川市瞭,到瞭蘇杭地帶。

崔岷植跟陳永華坐在一起,看到陳永華醒過來後,就笑著道:“老大,你應該餓瞭吧,剛才乘務員推著餐車過來的時候,要瞭兩份快餐,趁著現在飯菜還沒冷,你先吃一點。”

陳永華從崔岷植手中接過打包後的快餐,問道:“葉天南他們幾個吃瞭麼?”

崔岷植看到陳永華從自己手中拿過快餐後,笑著道:“我剛才趁你睡覺的時候,去外面走瞭一圈,他們幾個已經吃瞭,哦,對瞭,現在已經到瞭蘇杭地區瞭,再過半個小時,就要到蘇州站瞭,到時火車會停十五分鐘。”

“這列火車速度倒也不慢,按照這樣的速度的話,到九月二十九號早上的時候,我們應該就要到東北吉安市瞭!”

人是鐵飯是鋼,一餐不吃餓得慌,陳永華睡瞭一覺後,感覺肚子確實有點餓瞭,於是便把打開飯菜開始吃瞭一口後,然後才道:“這火車上的飯菜太難吃瞭,不過在火車上,有吃的也算不錯瞭。”

以前的時候,陳永華在國外執行任務的時候,有時候,可以大吃大喝,可有的時候,卻一兩天沒沾米粒,那個時候,對於隻要有一口吃的,陳永華就已經覺的很滿足瞭,可在回到龍川市後,表姐蘇可兒天天給他做好吃的,後來認識瞭孟詩詩後,孟詩詩也是這樣,似乎把陳永華養成白白胖胖的成為她們兩個人生活中的樂趣瞭。

飯菜雖然難吃,但陳永華也沒浪費,還是把餐盒中的飯菜給全吃完瞭。

果然如崔岷植所說,火車到瞭蘇州站,就停瞭下來。

乘坐火車的人大多數是生活在社會的底層人士,南來北往,三教九流的人大多數充斥其中。

陳永華所在的這列車廂也不例外,有人下車,就有人上車,當時間到瞭後,陳永華所在的這輛車廂中,又從蘇州站上來瞭不少人。

這一次上來的這些人中,有幾個人身上帶著江湖風氣,還有幾個好似是組團一起去外面旅遊的年輕人。

陳永華靠窗而坐,視線受視野所阻,倒也沒發現這群人中有啥不對的,就是發現有什麼不對的,陳永華也不想去考慮這麼多,現在的他可是麻煩纏繞。

自己剛從國外回到龍川市,就得罪瞭人,不但得罪瞭寧傢,而且得罪瞭天狼這個國內排名前幾的殺手組織。

現在的陳永華隻希望自己能平平安安的達到東北的吉安市就行瞭。

旅客上來後,火車便再次啟動,朝著目的地開去。

豹子和猴子坐在這列車廂的前頭,從蘇州站上車的旅客一上來後,豹子和猴子便能看的一清二楚,作為狼牙特種部隊的出身的佼佼者,加上又服用瞭凝雲丹後,豹子和猴子的五官感知能力成幾何倍數增加。

隻是那麼輕輕的一掃上車的旅客,豹子就發現瞭這些人之中藏著高手,其中有幾個人身上偶爾流露出的氣息帶著陰冷,一看要麼是混社會的人,要麼就是那種隱藏在黑暗中替國傢做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猴子,你在這裡盯著,這次從蘇州站上來的這些旅客中有些不對勁,說不定裡面就藏著有些對我們不不懷好意的人,我這就去陳永華那裡,把我觀察到的告訴陳永華。”

豹子知道陳永華讓自己和猴子待在這個位置上的目的,自然不會失職。

“嗯,你去吧,這裡交給我就行。”

猴子點瞭點頭頭。

豹子起身離開,裝作去上廁所,緩慢的走到陳永華這邊,看瞭陳永華一眼,崔岷植便站起身來,裝作去打熱水的樣子,拿著一個個玻璃杯,跟在豹子後面。

兩分鐘後,崔岷植打瞭一杯水重新回到陳永華身邊,小聲的對陳永華道:“豹子說,咱們這輛車廂從蘇州站上來瞭幾撥行蹤不明的人,讓我們註意些。”

“那他有沒有說他有什麼發現呀?”

陳永華問道。

“其中有一對年輕男女很可疑,自從他們上車後,有三撥人在盯著他們倆,一撥是三個中年男子,這三名中年男子穿著打扮不像華夏人,有可能是韓國那邊的特工,還有一撥人,差不多有五個人,身上帶著很重的江湖氣息,另外第三波人隱藏在一個旅遊團中,要是豹子沒猜錯的話,可能是朝鮮那邊的特工。”

崔岷植把豹子剛才跟他所說的分析一股腦的倒瞭出來。

“有意思,朝鮮,韓國的特工,外加草莽氣息的江湖人士,要是我沒猜錯的話,估計咱們這輛車廂中至少應該還潛藏著兩撥人,一撥估計是殺手,一撥估計是咱們國內的特工。”

陳永華以前就曾在軍情七處待過,對於國內的特工,陳永華很熟悉,在華夏這個特殊的國度中,若是說有國外的特工潛藏進來,自己國傢的那些特殊部門沒有人跟蹤的話,陳永華是不相信的。

“那現在咱們該怎麼辦?”

崔岷植自然不會懷疑陳永華的判斷。

“靜觀其變把,現在我倒真的有點好奇起來這對年輕男女的背景來瞭,究竟這對年輕男女身上藏著什麼大的秘密,竟然驚動朝鮮,韓國的特工和殺手以及江湖人士呢。”

陳永華笑瞭笑道。

“那行,我立馬下去通知豹子,猴子,麻雀,黑鷹,葉天南和楊吉。”

崔岷植從座位上站瞭起來。

“小心點,對方也不是吃素的,不要讓他們發現,咱們就坐山觀虎鬥吧,我估計,暫時對方不會主動出擊,要出擊的話,也得到深夜。”

陳永華囑咐道。

雖然不知道那對年輕男女身上藏著神秘秘密,但座位一個生長在紅旗下的華夏人,陳永華心中早就打定瞭註意,一旦事情有瞭突發狀況,自己肯定得出手幫助自己國傢的特工,再怎麼說,自己也曾服役過軍情七處。

兵王回都市小草社区app官网

小草社区app官网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