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下载宅男

第360章你什麼時候換爹瞭

蘇墨晚喝瞭一口茶,緩瞭緩才道:“七公主呢,在隔壁嗎?”

上官清其見她喝完茶就真的不管他瞭,頓時就眉頭一蹙,不高興道:“我說,我就算是個做苦力的,也該問我一句好不好吧?伺候完瞭就要扔瞭嗎?”

蘇墨晚吹瞭一口氣,“累著呢,不想和你廢話,七公主呢,我過去看看她。”

她說著就要起身,上官清其趕緊一把將人拉住瞭,道:“她剛剛喝瞭藥睡下瞭,這會兒估計已經睡著瞭。”

一聽七公主睡著瞭,蘇墨晚也就順勢坐回瞭椅子上,她身上還穿著男裝,手裡還拎著面具,是從城門一路過來的,別莊都沒回。

這時候就把面具往桌子上一放,將腿抬起來搭到瞭另一把椅子背上,抽風似的抖瞭抖。

當然,主要是為瞭松松筋骨和肌肉。

上官清其見她雖然神情很精神,但面色透出掩不住的疲憊,就道:“這麼累?”

蘇墨晚邊抖著腿便往椅背上一靠,轉瞭轉脖子,道:“當然累,我昨天正午起碼趕過去的歷城,半夜到的那兒,處理好事情之後休息瞭兩三個時辰,就又騎著馬趕回來瞭。”

她說到這裡,轉頭看向上官清其,“這要是換瞭你,你說你累不累?”

上官清其的目光和她一對上,立即就躲瞭開去,嘴裡道:“誰要你這麼趕的?”

蘇墨晚看出上官清其的不對勁,就將目光收瞭回來,繼續抖腿道:“本來我也不想這麼快回凰城的,出發之前卻收到飛鴿傳書,說你帶著七公主私奔,往凰城來瞭,我一聽,這麼大的熱鬧,怎麼能少得瞭我。”

上官清其有點想解釋一句,但是又覺得沒必要,蘇墨晚嘴裡這麼說,心裡未必是這麼想的。

再說瞭,七公主是一個人孤零零跟著他出來的,說是私奔其實一點兒也不過分。

但上官清其的關註點顯然不是這個,他聽到瞭蘇墨晚話裡的‘出發之前’這四個字,便偏過頭來,桃花眼尾一挑,帶著一絲疑惑。

“要是沒有收到我們來凰城的消息,你要出發去哪兒?”

蘇墨晚意識到自己說漏嘴瞭,趕緊咳瞭一聲,掩飾道:“自然是去臺州啊,聽說那裡風俗很是有趣,想順路過去見識見識。”

臺州也在梅州地界之內,與歷程離得不遠。臺州其實也是邊界城,但和硯雪的距離比歷城的要遠一些。

蘇墨晚知道皇後的娘傢就在那附近,虞大公子的祖父虞老將軍就鎮守在臺州。

上官請其自然沒辦法分辨她這話幾分真幾分假,索性不再追問,而是道:“也幸虧你回來瞭,不然還不知道有人在背地裡暗搓搓的惦記著你呢。”

蘇墨晚聞言,抖著的腿停瞭下來,轉頭看向上官清其,嘴角帶著笑意道:“誰暗搓搓的惦記我?不是你吧?”

上官清其知道她又在調戲人瞭,就正經嚴肅的道:“我和你說正事呢。”

見他這樣,蘇墨晚趕緊把雙腿從椅子背上撤瞭下來,也一臉嚴肅的看過去,眉頭微微蹙起。

“誰?”

“北淵太子歐陽黎亭。”

上官清其說完,一雙桃花眼緊緊盯著蘇墨晚的表情,可惜蘇墨晚沒什麼大反應,隻淡淡的‘哦’瞭一聲。

“你說他啊,我知道,這兩天和他見過好幾次面瞭。”

顯然蘇墨晚理解的‘惦記’和上官清其嘴裡的‘惦記’不是一個意思。

上官清其索性直接就問道:“你之前在北疆不是沒有和他正面交鋒過?他怎麼會知道你是女的?”

“他本來就不知道我是女的。”

蘇墨晚說著,就又想將腿搭回去。“前天晚上,我去四海賭坊走瞭一圈,在屋頂上碰上歐陽黎亭瞭,打起來之後才被他發現瞭我是女的。”

這話讓上官清其想歪瞭。打起來之後發現是女的,難不成是襲胸瞭?

這麼想著,上官清其就皺瞭眉。“總之你註意一些,他似乎……是想將你弄回北淵去。”

上官清其說的夠委婉,蘇墨晚卻聽懂瞭。聽懂瞭之後就詫異瞭。

“不是吧?之前在北疆的時候的確是給他找瞭些麻煩,最近幾天也是摩擦不斷,他就算再記恨我也不該心理扭曲成這樣啊。”

之前歐陽黎亭當著她的面,問沈慕蕊傢裡有沒有兄長的時候,她就知道歐陽黎亭應該是將她記恨在心底瞭。

這時候上官清其的意思再明白不過,歐陽黎亭想把她作為女人,弄回北淵去。

蘇墨晚想著想著就覺得,歐陽黎亭這人其實和慕容景有點像,都是話少的面癱型。

隻是慕容景冷雖然冷,好歹講點道理,歐陽黎亭這人是完全不講道理的類型。

還想把她弄回北淵?蘇墨晚就笑瞭。

先不說歐陽黎亭能不能擒住她,他當慕容景是吃素的嗎?

景大叔離凰城可不遠。

這時候蘇墨晚其實還挺期待歐陽黎亭整出一點幺蛾子來的,這樣的話,慕容景得到消息說不定就從東魚過來瞭,到時候就能見著人瞭不是?

上官清其卻不是這樣以為的,他眼神微微一冷,低頭將茶杯捏在手裡晃瞭晃,道:“你不懂男人,這應該不是記恨。”

蘇墨晚聞言就笑瞭笑,“你懂男人?那你來分析分析。”

上官清其見她沒當一回事,就很認真的道:“先不說他喜歡喜歡你,他想要把你弄到手是真的,男人都有一個叫做征服欲的東西,讓你在他面前得瑟,惹瞭麻煩還不知道。”

征服欲這東西,蘇墨晚作為二十一世紀的姑娘,當然是比上官清其懂的。

但她覺得歐陽黎亭不會是因為這個,因為她穿過來的兩年時間內,雖然僥幸贏過歐陽黎亭兩次,可每一次都是沒有露面的,歐陽黎亭不可能知道在背後出陰招的人是她。

如果上官清其說的話是真的,那就一定還有別的原因。

蘇墨晚其實懷疑上官清其的話沒有可信度。所以她略略一想,就疑惑問道:“你怎麼知道這些的?難不成你在凰城見著歐陽黎亭瞭?你們不是正午才到的凰城,怎麼那麼快就遇上他瞭?”

說起這個,上官清其也不知道該感嘆運氣太好還是太差。

他忽然笑瞭一聲,抬眸道:“歐陽黎亭就住在隔壁。”

蘇墨晚剛剛搭上去的腿瞬間就從椅背上滑瞭下來,她扭頭眨瞭眨眼,有點反應不過來。“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不信你可以過去敲門試試,看看來開門的是不是歐陽黎亭。”

上官清其見她反應,眼裡終於閃過一絲笑意。起碼看她這模樣,對歐陽黎亭應該是沒有什麼好感的。

蘇墨晚隻覺得老天在玩人。她就怕歐陽黎亭會知道七公主來瞭凰城,沒想到,上官清其這傻缺直接帶著人住到歐陽黎亭隔壁來瞭!

想到這裡,蘇墨晚原本和平常一樣的說話聲就低瞭好幾個調。“他知道你和七公主住他隔壁嗎?”

上官清其點瞭點頭,“當然知道,我還過去串門瞭呢。”

臥槽!上官清其這傻逼!

居然還主動往人傢的面前湊!

蘇墨晚一個緊張就坐直瞭身子,往桌子前湊瞭湊,腦袋靠近上官清其道:“你過去串門和他聊瞭什麼?你把七公主和你的身份都告訴他瞭?”

說到身份兩個字,上官清其眸子閃瞭閃,他掩飾性的低下頭去,道:“說瞭,反正我找他有事。”

蘇墨晚忍不住激動的一巴掌拍瞭桌子,“你是不是腦子缺根弦兒啊?北淵現在和雲墨是敵人,歐陽黎亭和咱們就是敵人,你就這麼把自己底細露給瞭他,是怕死的不夠快嗎?!”

說完這句,蘇墨晚才覺得自己剛剛好像忽略瞭點東西,她眨瞭眨眼睛,終於想起來是什麼,當即皺著眉道:“你說你找他有事?”

上官清其這時候一顆心已經砰砰砰狂跳瞭。

他本來就打算把自己的身份告訴蘇墨晚,但是一聽蘇墨晚剛剛那番話,就覺得準備好的言辭一下子說不出口去。

蘇墨晚見他目光閃躲不說話,就奇瞭。“有什麼話就說啊,你什麼時候還會這麼扭扭捏捏的瞭?難不成是被歐陽黎亭給欺負瞭嗎?”

“……”

上官清其想著,反正早晚得說,不如現在就來一個痛快。現在見一面算一面,誰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說呢!

這麼想著,他低著頭輕輕嘆瞭一口氣,抬眸鄭重的看向蘇墨晚,眼神發沉。

“我其實有個事兒要和你說。”

蘇墨晚被他這類似於,老婆在老公面前,馬上要坦白自己出軌的凝重表情給弄得愣瞭一下。

“有話就說,我承受得住。”

“……”

上官清其放在桌面上的手緊瞭緊,看著蘇墨晚的眼神帶著幾分緊張。

“我其實不姓上官。”

蘇墨晚眨瞭一下眼,“你可別說你想跟著我姓啊。”

“……”

上官清其一咬牙,“我復姓南宮。”

“南宮清其?”蘇墨晚裝傻充愣道:“這名字也不錯啊,你什麼時候換爹瞭?”

“……”

上官清其本來很緊張的心情被蘇墨晚這幾句話一攪和,立即就成瞭憋悶。

他索性站起瞭身子,雙手杵在桌面上,身子往蘇墨晚那邊一探,直到他眼睛離著蘇墨晚的眼睛幾乎隻有十公分的距離。

“我沒和你開玩笑。”

蘇墨晚淡定的往椅背上一靠,嘴角勾起一抹笑來。

“我知道你沒開玩笑啊,我隻是好奇你怎麼忽然就肯說瞭。”

上官清其見她反應,詫異瞪著她。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本王不吃軟飯

茄子app下载宅男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