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小草app

玄世璟點點頭:“恩,好瞭,先讓元帥帶著你在神侯府轉轉吧,我先去找房長史。”玄世璟說道。

“侯爺無需擔心,我自己去就好。”秦冰月的嘴角微微翹起,說實話對於神侯府,她並不怎麼陌生,上次給玄世璟和房遺愛送信的時候,神侯府的地形早就已經摸清楚瞭,不然也不會悄無聲息的將巡邏的錦衣衛打暈藏起來,還能全身而退。

“好吧,你自己轉轉,我先去瞭。”說完,玄世璟便背著手向神侯府的書房走去。

昨天房遺愛從神侯府離開之後的確是回瞭房府,雖說看上去是被玄世璟的問題煩擾的,其實也是不然,房遺愛心中尚且有一些疑惑,自然要回去請教房玄齡,正好玄世璟又向他拋出這麼個難題,於是房遺愛順帶著就這麼躲瞭回去。

要說躲,也是躲不瞭多久,畢竟還是神侯府的長史,這不,第二天就又回到瞭神侯府,直接躲去瞭書房。

“房二哥倒是清閑啊,往這書房一躲,兩耳不聞窗外事。”玄世璟推開書房的大門,邁步走瞭進去。

“哈哈哈,小璟說笑瞭,怎麼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呢?哥哥可是知道,現如今,燕來樓的頭牌秦冰月姑娘,都成瞭小璟你的貼身侍女瞭,恭喜恭喜啊。”房遺愛滿臉堆笑的對著玄世璟拱瞭拱手,毫無誠意。

“哎呀,哥哥這話說的,要是哥哥願意,弟弟可以與冰月商量商量,讓冰月姑娘來神侯府幫著哥哥啊,哥哥不是之前還對冰月贊嘆有加,說要冰月加入神侯府嘛!”玄世璟也是瞇著眼睛,隻不過語氣之間,卻是有些惡狠狠的意思。

昨兒個問個問題都能把你問的落荒而逃,今兒個倒是知道來打趣人瞭,這馬後炮放的,倒是響亮。

“呵呵呵呵呵。”房遺愛聞言,尷尬的笑瞭笑,雖說昨天就這麼跑瞭有些不地道,可是這事兒是玄世璟自己的事兒,自己無論是站在什麼立場上,都沒有發言權啊。

“罷瞭罷瞭,事已至此,就這麼著吧。”玄世璟也有些無力的嘆口氣:“反正我現在也是走一步算一步。”

“可別走一步算一步瞭,一大早我去戶部的時候,碰到今年春闈的進士,有幾個被分配在戶部做小吏,漬漬,我可是聽他們一直在議論你。”房遺愛說道。

“議論我什麼?”玄世璟不解。

“議論你昨天去燕來樓的事兒啊,你昨天去瞭燕來樓,今天秦冰月姑娘就成瞭你的侍女瞭,你說這事兒擱在誰那兒誰不議論啊,尤其是那些進士可都是去參加過禦花園的宴飲的,都知道你當著滿朝文武大臣的面兒說非晉陽公主不娶,今兒個你就整出這麼一出來,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跟陛下解釋吧。”房遺愛雙手一攤,對著玄世璟撇瞭撇嘴說道。

“解釋什麼,隻要兕子信我就是瞭。”玄世璟笑道。

“你這小子,還真是自信啊。”對於玄世璟的態度,房遺愛露出的神色之中,頗有些羨慕,羨慕玄世璟能夠與晉陽公主之間如此心有靈犀,羨慕玄世璟能夠得到如此優秀的晉陽公主。

“兕子是知道冰月的,年前能夠去玄武湖的畫舫,可都是兕子的功勞,當時對秦冰月,兕子可真的跟長安城的那些公子哥們一樣,一擲千金呢,畫舫出事之後,知道秦冰月的,恐怕要加上陛下和娘娘瞭。”玄世璟笑道。

玄世璟才不相信,李二陛下沒有調查過秦冰月,畢竟當時自己的閨女差點兒被刺客結果掉,最後死裡逃生,李二陛下肯定會派人去查探的,一查之下,秦冰月根本無從遁形。

就是不知道李二陛下是否查出瞭秦冰月的身世,現在李元景已經倒臺,秦冰月的父親可是當年李元景和李淵兩人計劃之中的犧牲者。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這用來形容秦冰月的父親是再合適不過的一句話瞭,隻因為李元景和李淵的野心,秦冰月一傢人便成瞭這野心的犧牲品瞭。

“在想什麼呢?”房遺愛看到玄世璟獨自站在書房中央走神,好奇的問瞭一聲。

“我在想秦冰月的事兒。”玄世璟如實回答道。

“你不是已經解決瞭嗎?”房遺愛不屑的看著玄世璟說道,已經解決的事兒,順其自然就是瞭,何必再去多費些心思?

玄世璟搖瞭搖頭:“怕是沒這麼簡單,你剛剛這麼一說,倒是提醒瞭我,陛下可能對秦冰月已經查探過瞭。”

“這不是很正常嗎?玄武湖畫舫這麼大的事兒,陛下能不查探嗎?再者說,現在冰月姑娘不是沒事兒嘛,你還擔心陛下對冰月姑娘做什麼事不成?”房遺愛笑道。

“這倒不是,我是覺得奇怪,既然陛下查探瞭秦冰月,那肯定是知道瞭秦冰月的身世瞭,為什麼現在太上皇已經仙去,李元景也已經伏法,陛下卻沒有給秦冰月一個恩典呢?”玄世璟摸著下巴,自言自語的說道。

“啥?”房遺愛徹底被玄世璟說糊塗瞭,這秦冰月怎麼又跟先皇和李元景扯到一塊去瞭:“小璟,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陛下為什麼要給秦冰月一個恩典呢?”

“這就涉及到秦冰月的身世瞭,其實當初你說要將秦冰月招入神侯府的時候我就想過秦冰月身世的事,房二哥還不知此事,秦冰月原本也是一官傢小姐,先皇在位的時候,她的父親也是一封疆大吏,後來當今陛下即位,李元景想要收復她父親為己用而不得,惱羞成怒之下,就設計陷害秦冰月的父親謀反,然後串通長安城的太監,假傳聖旨,秦冰月一門男丁盡數被斬,女眷都被充作官伎,秦冰月也是在那個時候,流落到長安城燕來樓的,那時候的燕來樓,可是李元景的產業。”玄世璟對房遺愛解釋道。

“沒想到這秦冰月的身世竟然這般曲折。”房遺愛感慨瞭一聲:“若是這樣,那的確是陛下該還給冰月姑娘一個公道瞭。”

大唐第一少

苹果小草app
滚动到顶部